当前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 >> 首页 >> 学堂义塾·童蒙养正 >> 把童年还给孩子 >> 儿时欢乐 >> 仰望星空 >> 文章详细

我对于观星的想法
作者: 发表时间:19-08-15 点击率:191

帮助自己梳理一下自己长期沉迷于观星、热衷于带大家观星的初衷。

我是天文爱好者,喜欢天文望远镜,从小就是。记得我初中时就和一个很要好的同学一起自制了一个简易的天文望远镜(初三的暑假,花了整个一个星期废寝忘食)。工作以后(有了时间有了收入)特别是有孩子以后(有了一个契机),又重新唤起了我对天文和望远镜的热情。

但我不属于发烧友。

我不太追逐高级的观星设备和摄影器材(这好像是个无底洞^_^),多年来一直用着那台比较简陋的星特朗80EQ,没有也不会用单反。(当然机缘到了,我也会尝试。)

我也不是驴友,虽然有时也会去郊区野外,但很少专程去很偏远的观星地,只是假期到孩子外婆家山里住上一段时间时,会每天晚上(天晴的话)在院子里欣赏银河、深空的景象。

我不喜欢太多地依赖技术手段(人很容易迷失在手段中而忘了自己真正的需要),我喜欢不隔着或只隔着有限的、适度的“技术媒介”去触摸真实的世界。比如,当下即刻抬起头来,看看天。

其实我们用自己拥有的——肉眼,就可以看到不少东西(哪怕在光污染严重的城里),最明亮的那几颗星和星座,找一些书研究一下有关于它们的各种事情,如果家里有双筒望远镜(最普通的就行),可以看看月球的细节、扫一扫天空。如有再进一步的愿望,可以参考行家的建议买一台适合自己需要的天文望远镜(或者去参加一些活动或拜访一些行家)。

可能是出于我个人的性格和偏好,虽然我是一个极爱学习、极爱探索的人,但我关心的事物,都是从我自己的心灵生发出去所触及的东西、我自己能切身感受到痛痒的东西。

(这其实和我对待“国学”、“读经”、“心理学”等等的态度是一致的。我不喜欢成为某个狭隘领域里的“专”家,我只喜欢根据自己的所需自由地探索、涉猎、消化、吸收。)

我喜欢依自己的节奏、按自发的需求,以自己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引领着自己去探索夜空。裸眼欣赏美丽的夜空,以及用比较简单的设备把裸眼看到的夜空推进一步,再推进一步。推进到哪里,我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走——看我在运用驾驭工具,还是工具在拖着我走,我自身的主体性还在不在。(当然这个点是随着我的对工具的熟悉程度在缓慢地往前移动的。)

我有时候会想象古希腊的泰勒斯、托勒密,近代的伽利略、开普勒,他们当时的工具比我手里的简陋多了(甚至根本没有工具),但依然执着地仰望和探索着天空和宇宙,所以最重要的是从自己内里出来的东西,好奇心、求知欲、对宇宙的那种心情。(我对科学还没有完全脱离人文的那个时代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我爱科学,我觉得我本质上始终是一个理科生(舞不了文弄不了墨写不了诗作不了词),但我所爱的科学,是“人”的科学,是与“人”有关的科学,是有益于人生的科学。

即使是这样的科普活动,我还是把它看成一种人与人的真诚交往,而且把这种交往的体验,看得比在活动中得到知识更重要。

曰:"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曰:"不若与人。"曰:"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曰:"不若与众。"

大人不要只顾着埋头工作,孩子不要只顾着埋头作业,抬起头来,一起看看天空吧。——这也是我发起活动的初心之一。

 

 

 

 

 

新浪微博(杨海锋_从内圣到外王);生生学堂儿童经典诵读QQ群(78196204);无形书院微信公众平台(cnsdww);
微信号(yhfyanghaifeng);电子邮箱(younghf@163.com)

版权所有:©生生学堂     浙ICP备1300726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