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 >> 首页 >> 大学之道 >> 人文走读 >> 边走边读 >> 文章详细

《留都防乱公揭》笺注
作者: 发表时间:17-04-07 点击率:1044

【题解】留都:明朝迁都北京后,以原京师应天府为留都,即今江苏南京。下文“南中”“陪京”义同。公揭:亦称“揭帖”,古代公开张帖的启事、文告。

   崇祯十一年(1638)八月,阮大铖政治失意,闲居南京,编演新戏,交结文友,声歌自娱,与张岱、文震亨、史可法、范景文等名流过从甚密。他凭借既有的文坛影响和雄厚的经济实力,组织“群社”,谈兵说剑,招纳游侠,希图靠边才扬名,以得到崇祯帝的再次起用。其所作戏曲中,毫无复社诸君所指控的“诽谤圣明,讥刺当世”之意,反而借此连连讨饶。陈寅恪曾谓其“至所著诸剧本中,《燕子笺》、《春灯谜》二曲,尤推佳作。其痛陈错认之意,情辞可悯”,此诚为实情,可见他并无跋扈之迹。复社名士难以容忍他的出风头,便由吴应箕执笔起草此公揭,广泛征集签名,对阮大铖“鸣鼓而攻之”,文中充满了危言耸听的夸大不实之词。阮大铖挂名“钦定逆案”,有口难辩,甚为惧怕,被迫移居城南三十里外的牛首山祖堂寺。陈贞慧等人自以为痛打落水狗,功德无量,复社之名大振。署名者有顾宪成孙顾杲及杨廷枢、吴应箕、陈贞慧、侯方域、黄宗羲、冒襄、万泰、沈士柱等一百四十人。此事件被清人孔尚任写入剧作(《桃花扇·听稗》)。

 

【原文】为捐躯捋虎⑴,为国投豺⑵,留都可立清乱萌⑶,逆珰⑷庶不遗余孽,撞钟伐鼓⑸,以答升平事。杲等伏见皇上御极⑹以来,躬戡党凶⑺,亲定逆案⑻,则凡身在案中,幸宽鈇钺⑼者,宜闭门不通水火,庶几腰领苟全⑽足矣。矧尔来⑾四方多故,圣明宵旰⑿于上,诸百职惕励⒀于下,犹未即睹治平,而乃有幸乱乐祸,图度非常⒁,造立语言,招求党类,上以把持官府,下以摇通都耳目,如逆党阮大铖者可骇也。

 

 【注释】

⑴捋虎:捋(lǚ),用手指顺着抹过去。捋虎须,比喻撩拨强有力者,冒风险。

⑵豺:野兽名。形似犬而凶猛如狼。常用“豺狼”比喻贪婪残忍的人。

⑶萌:本义为草木的芽,比喻事情刚显露的发展趋势或情况;开端。

⑷逆珰:汉代宦官充任武职者,其冠用珰和貂尾为饰,故后代用作宦官的代称。此处指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集团。

⑸撞钟伐鼓:指奏乐或佛寺的晨钟暮鼓。此处当指朝廷庙堂的奏乐。

⑹伏见:潜藏在民间而看到,谦辞。御极:皇帝登极,即位。

⑺躬:亲身,亲自。戡:用武力平定叛乱。

⑻逆案:指崇祯二年(1629),明思宗朱由检敲定魏忠贤“逆党”案的案犯人数、名单、罪名、量刑,正月廿四日立案,三月十五日公布判决书,史称“钦定逆案”。

⑼鈇钺:斫刀和大斧,是腰斩、砍头的刑具。泛指刑戮。

⑽庶几:或许可以,表示希望或推测。领:颈部,脖子。苟全:苟且求全,偷生。

⑾矧:况且,何况。尔来:从那时以来。

⑿宵旰:成语“宵衣旰食”的简称。天不亮就穿衣起身,天黑了才吃饭。形容非常勤劳,多用以称颂帝王勤于政事。

⒀诸百职:担任、管理各种职位和事务的官员。惕励:亦作“惕厉”,警惕谨慎。

⒁图度:揣测;揣度。非常:突如其来的意外事变。

 

【原文】大铖之献策魏珰,倾残⑴善类,此义士同悲,忠臣共愤,所不必更述矣。乃自逆案既定之后,愈肆凶恶,增设爪牙⑵,而又每骄语人曰:“吾将翻案矣,吾将起用矣。”所至有司⑶信为实然,凡大铖所关说⑷情分,无不立应,弥月之内,多则巨万,少亦数千,以至地方激变,有“杀了阮大铖,安庆始得宁”之谣。意谓大铖此时亦可稍惧祸矣。乃逃往南京,其恶愈甚,其焰愈张,歌儿舞女,充溢后庭⑸;广厦高轩,照耀街衢⑹。日与南北在案诸逆,交通⑺不绝,恐喝多端。而留都文武大吏半为摇惑⑻,即有贤者,亦噤不敢发声。又假借意气,多散金钱,以至四方有才无识之士,贪其馈赠,倚其荐扬⑼,不出门下者盖寡矣。

   大铖所以怵⑽人者,曰:“翻案也。”曰:“起用也。”及见皇上明断,超绝千古,以张捷荐吕纯如而败,唐世济荐霍维华而败,于是三窟⑾俱穷,五技⑿莫展,则益阳为撒泼,阴设凶谋,其诪张变幻,至有不可究诘⒀者,姑以所闻数端证之,谓大铖尚可一日容于圣世哉。

 

【注释】

⑴倾残:倾轧,残害。

⑵爪牙:动物的尖爪和利牙。后比喻党羽、帮凶。

⑶有司:官吏。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司,故称。

⑷关说:代人陈说;从中替人说好话。

⑸后庭:宫庭或房屋的后园。

⑹广厦:高大的房屋。轩:有窗的长廊或小屋。衢:大路,四通八达的道路。

⑺交通:交往;往来。勾结;串通。

⑻摇惑:迷惑动摇。

⑼荐扬:推荐赞扬。

⑽怵:使动用法,使人恐惧、害怕。

⑾三窟:即“狡兔三窟”。 窟:洞穴。狡猾的兔子准备好几个藏身的窝。比喻隐蔽的地方或方法多。《战国策·齐策四》:“狡兔有三窟,仅得免其死耳。”

⑿五技:谓多能而不精一技。《荀子·劝学》:“螣蛇无足而飞,鼫鼠五技而穷。”

⒀诪(zhōu)张变幻:欺诳诈惑,即欺骗迷惑。究诘:追究查问;查考。

 

【原文】丙子之有警⑴也,南中羽书⑵偶断,大铖遂为飞语⑶播扬,使人心惶惑摇易⑷,其事至不忍言。夫人臣狭邪⑸行私,幸国家有难以为愉快,此其意欲何为也?且皇上何如主也,春秋鼎盛,日月方新,而大铖以圣明在上,逆案必不能翻,常招求术士⑹,妄谈星象,推测禄命,此其意欲何为也?杲等即伏在草莽⑺,窃见皇上手挽魁柄⑻,在旁无敢为炀灶丛神⑼之奸者,而大铖每欺人曰:“涿州能通内也。在中在外,吾两人无不朝发夕闻。”其所以劫持恫喝⑽,欲使人畏而从之者,皆此类。至其所作传奇,无不诽谤圣明,讥刺当世。如《牟尼合》⑾以马小二通内,《春灯谜》⑿指父子兄弟为错,中为隐谤。有娘娘济,君子滩,末诋钦案,有“饶他清算,到底糊涂”⒀,甚至假口□□,为“呪□天关,陇住山河,饮马曲江波,鼾睡朝玄阁”等语,此其意抑又何为也?夫威福,皇上之威福也。大铖于大臣之被罪获释者,辄攘⒁为己功,至于巡方之有荐劾,提学之有升黜⒂,无不以为线索⒃在己,呼吸立应。即如乙亥庐江之变,知县吴光龙纵饮宛监生家,贼遂乘隙破城,杀数十万生灵,光龙奉旨处分。大铖得其银六千两,致书淮抚,巧为脱卸,只拟杖罪,庐江人心至今抱恨。又如建德何知县两袖清风,乡绅士民戴之如父母,大铖使徐监生索银二千两于当事⒄开荐。何知县穷无以应,大铖遂暗属当事列参褫职⒅,致令朝廷功罪淆乱,而南国之吏治日偷⒆。至于挟骗居民,万金之家,不尽不止,其赃私数十万,通国共能道之,此不可以枚举⒇也。

 

【注释】

⑴丙子之有警:崇祯九年(1636),皇太极称帝,希望朝鲜李朝参与劝进,遭到拒绝。皇太极认为朝鲜国王有意构怨,便决定举兵第二次大规模入侵朝鲜。此年为农历丙子年,故朝鲜史书称之为“丙子胡乱”。

⑵羽书:古代插有鸟羽的紧急军事文书。

⑶飞语:犹流言。颜师古曰:“无根而至也。”

⑷惶惑摇易:惶恐疑惑,心思动摇更易。

⑸狭邪:本为小街曲巷,娼妓居住的地方。这里指人的狭隘邪恶。

⑹术士:以占卜、星相等为职业的人。

⑺草莽:草野;民间。与“朝廷”、“廊庙”相对。

⑻魁柄:喻朝政大权。颜师古曰:“以斗为喻也,斗身为魁。”

⑼炀灶:典出《战国策·赵策三》:卫灵公近雍疸﹑弥子瑕。二人者,专君之势以蔽左右。复涂侦谓君曰:“……若灶则不然,前之人炀,则后之人无从见也。今臣疑人之有炀于君者也,是以梦见灶君。”谓在灶前向火,则蔽其光。后以“炀灶”喻佞幸专权,蒙蔽国君。

⑽恫(dòng)喝:恐吓,吓唬。

⑾《牟尼合》:阮大铖所作的传奇剧本,收入《石巢传奇四种》。

⑿《春灯谜》:同上。此剧中“父子兄弟为错”的巧合情节,被复社文人歪曲解读为阮大铖在影射明神宗与光宗父子、明熹宗与思宗兄弟的关系。

⒀“饶他清算,到底糊涂”:饶,任凭;尽管。复社文人认为此句有讥讽“钦定逆案”办得糊里糊涂,没清算彻底之嫌。

⒁辄:总是,就。攘:侵夺,偷窃。

⒂巡方:天子派大臣巡察四方。此处指巡察的官员,如总督、巡抚。劾:检举揭发罪状。明代总督、巡抚例挂都察院御史衔,便于弹劾地方官。提学:官名。北宋末各路置提举学事司,掌管州县学政。明置提学道,简称提学。黜:降职或罢免。

⒃线索:隐秘的消息、情报。

⒄戴:尊奉,推崇,拥护。当事:当权者;当局。

⒅属:古同“嘱”,嘱咐,托付。列参褫(chǐ)职:列入参奏的名单。褫,剥夺,革除。

⒆南国:泛指中国南方。偷:苟且;浅薄,不厚道。

⒇通国:整个国家。枚举:一一列举。枚,量词,相当于“个”,此处为副词,逐个。

 

【原文】夫陪京乃祖宗根本重地,而使枭獍⑴之人,日聚无赖,招纳亡命⑵,昼夜赌博,目今闯、献作乱⑶,万一伏间于内,酿祸萧墙⑷,天下事将未可知,此不可不急为预防也。迹大铖之阴险叵测⑸,猖狂无忌,罄竹⑹莫穷,举此数端,而人臣之不轨无过是矣。当事者视为死灰不燃⑺,深虑者且谓伏鹰欲击,若不先行驱逐,早为扫除,恐种类日盛,计画⑻渐成,其为国患必矣。夫孔子大圣人也,闻人必诛,恐其乱治,况阮逆之行事,具作乱之志,负坚诡之才,惑世诬民,有什焉者⑼!而陪京之名公巨卿,岂无怀忠报国,志在防乱以折衷于春秋之义⑽者乎!

 

【注释】

⑴枭獍:相传枭为食母恶鸟,獍为食父恶兽。比喻凶恶忘恩的人,这里即指阮大铖。

⑵亡命:削除户籍而逃亡在外的人。

⑶闯、献作乱:指明末李自成(号闯王)、张献忠领导的农民运动。

⑷萧墙:萧通“肃”。古代宫室内作为屏障的矮墙。借指内部。

⑸迹:追寻踪迹,据实迹考知。叵测:不可预料;不可推测。(含贬义)

⑹罄竹:罄:尽。竹:古代写字的竹简。极言事实之多,难以尽载。常指罪行。

⑺死灰不燃:反用成语“死灰复燃”义。冷灰重新烧了起来。比喻失势的人重新得势。

⑻计画:计虑,谋划。

⑼惑世诬民:蛊惑世人。诬,欺骗。什:各种各样的。

⑽春秋之义:儒家的基本精神,以相传孔子编订的史书《春秋》为代表。旨在明辨是非、邪正、善恶、褒贬,即尊王攘夷,正名定分的理论。

 

【原文】杲等读圣人之书,附讨贼之义,志动义慨,言与愤俱,但知为国除奸,不惜以身贾祸⑴,若使大铖罪状得以上闻,必将重膏斧锧⑵,轻投魑魅⑶。即不然,而大铖果有力障天,威能杀士,杲亦请以一身当之,以存此一段公论,以寒天下乱臣贼子之胆!而况乱贼之必不容于圣世哉!谨以公揭布闻,伏维戮力同心是幸⑷。

 

【注释】

⑴贾祸:招致灾祸。贾(gǔ),原意为买卖。

⑵重:状语,从重。膏:把油抹在车轴或机械上使其润滑。斧锧:斧子与铁鍖。行刑时置人于鍖上,以斧砍之。“膏斧锧”意谓处以死刑。

⑶轻:状语,从轻。投:放逐。魑魅:荒凉、边远的地区。“投魑魅”意谓流放边地。

⑷伏维戮力同心是幸:“伏维……是幸”是檄文、公揭一类文体的套语,意为希望大家以做某事为荣幸。戮力同心,谓齐心协力。

 

个人微信号(yhfyanghaifeng);微信公众号(cnsdww);
新浪微博(杨海锋_从内圣到外王);电子邮箱(younghf@163.com)

版权所有:©杨海锋     浙ICP备1300726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187号

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