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 >> 首页 >> 健心房·心理咨询室 >> 健心房|阅读疗法 >> 主题沙龙 >> 理念|概况 >> 文章详细

哲学咨询——心理咨询的另类途径(郑世彦)
作者: 发表时间:16-08-30 点击率:588

哲学咨询——心理咨询的另类途径

郑世彦   出处:《大众心理学》 2008年第9期

如果说心理咨询是指运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技术,帮助来访者解决各种心理困惑;那么心理咨询更应该叫做心理学咨询而不应该称其为心理咨询。我倒以为应该从更广泛的范围来定义心理咨询——凡真正有助于缓解人们心理困惑的任何形式和方法,我们都可以称之为心理咨询。事实上,今天我们已经广泛地在哲学、艺术和宗教等学科中寻求支撑,挖掘其中可取的技法来帮助有着心理困惑的人们。

相对于心理学咨询来说,哲学咨询也就有理由成为心理咨询中一条另类途径。说哲学咨询是心理咨询中一条途径,并不是说她要再发明一种新的咨询方法,而是哲学在回归其本身的使命,重返古代哲学的实践传统。哲学最初就是作为解决人们生活中的困惑和不安而存在的,督促人们借助哲学的深刻思考、反省自身的信念和价值观。正如苏格拉底在两千四百余前自比为雅典人民身上的牛牤,提醒他们未经检视的人生不值得过

然而,在中世纪时哲学却沦为神学的婢女,贴近了神的旨意而远离了人们的生活。在20世纪初,哲学又落进了语言分析、逻辑分析的游戏中,变成了抽象的符号运算。甚至直到今天一提起哲学,还有为数不少的人们认为其是枯燥晦涩的文字游戏,是高高在上的学术探讨,与大众的生活毫无联系。然而,这种丧失现实的激情、不去引导大众的生命,绝非是当初哲学实践的意愿。

苏格拉底当年是每日站在雅典的街头,不停地向遇到的每一个人阐明真理。柏拉图曾向叙拉古的狄奥尼修斯二世传授如何治理国家。瑞典的克里斯蒂娜王后向笛卡尔请教政治和私人问题。大哲学家、教育家洛克曾是沙夫茨伯里伯爵一世家族的咨询师。在超过两千年前,伊壁鸠鲁就认为哲学是救治灵魂的工作。他坚持哲学家如果不能解除人类的痛苦,那哲学家的存在就没有意义。斯多葛学派也认为哲学不仅仅是记住抽象难解的理论,而是应该让人们能藉此检查自己思想和态度。

19世纪末,尼采已经在控诉哲学退化成了枯燥的学术追求,他自称是一位哲学医生来召唤起勇气,主张来探讨健康、未来、成长、力量和生活,这些才是真正的真理。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也曾问:如果哲学为你所做的就是使你对一些深奥的问题在逻辑上能更善辩,如果它不能提升你对日常生活重要问题的思维,那学习哲学有什么用?美国极具声望的教育家、哲学家杜威说:只有当哲学停止作为处理哲学家抽象问题的工具,而变成处理人的问题的方法时,哲学才会显示它的真正价值。如今,哲学咨询师已经愿意接受这个挑战,把哲学带出学术大厅并把它呈献给真实的世界。尽管哲学实践经过漫长而曲折的道路,在20世纪末,私人的哲学导师和咨询师又日益流行起来了。

一般认为,哲学咨询开始于1981年德国哲学家阿亨巴赫在科隆的哲学实践。同年,他创建了世界上第一家哲学咨询机构。次年,他又成立了德国哲学实践协会。1987年该机构改名为国际哲学实践协会。该协会还创办了哲学实践杂志。此后,许多国家都出现了以哲学咨询为名的思想治疗工作室和相关的协会。如加拿大哲学实践协会、以色列哲学咨询协会、挪威哲学实践协会、英美哲学实践协会等等。今天,在荷兰、加拿大、挪威、奥地利、法国、瑞士、以色列、大不列颠、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都有了哲学咨询师、专业协会和固定课程。

哲学咨询不同于心理学、神学或医学的模式。她是非临床式的,以对话而不是诊断为核心,不是将来访者看成病人而是看成健康人。哲学咨询的基本形式是在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展开一种自由的对话。来访者通过与哲学咨询师的对谈,了解自己的世界观、预设及偏见,在哲学探究的过程中澄清思想的纠结,找寻解决问题的哲学思考方式,并培养哲学探究的倾向,使哲学始终成为心灵及行动的指导,以使人们回归真实的自我和生活。一般来说,哲学咨询的关键是以她的来访者为中心或提供开放式的结构,咨询师不必操纵来访者的思维,要求其接受一些特定的哲学作为真理,哲学咨询的意图是帮助她的来访者达到任何一种合理和合乎道德的目标,而这是来访者为自己设定的。

哲学咨询的来访者经常是在尝试其它已有的咨询形式失败之后来求助哲学咨询师的。这些个体经常是心智在高谈阔论,但他们的思想却是困惑或受阻碍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带着许多未经检查的(不是无意识的)假设和价值观在生活,这些正是迷惑或烦扰他们思想和行为的邪念哲学咨询师知道大多数人们都能靠自己或者他人的帮助,解决他们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问题。只有当问题过于复杂,比如价值观的冲突,问题的推理进入了无休止的循环,或感到了生活空洞无意义,此时经过训练的哲学家就能够比一般朋友或者家人提供更大的帮助。

要成为一位哲学咨询师,则必须取得至少哲学硕士的学位,并且哲学咨询师必须将他或她的研究焦点集中在实践或应用哲学。哲学咨询师受过的哲学学科思辨的训练,使得他们在侦查来访者不合逻辑的思维模式时特别敏锐;他们对推理和推论性思维的掌握,更使得他们在帮助来访者理性地思考问题时非常熟练。因此,哲学咨询师将会比只受心理学教育的治疗师更能高效地处理特定的哲学问题,比如寻求生活的意义或自由选择之类的问题。换句话说,他们在讨论有关存在和伦理的问题上非常富有经验,而大多数的心理治疗师在此领域没有相关的训练。

一般通过一系列的哲学对话后,咨询师会帮助来访者意识到隐藏的偏见,潜在的假设和冲突的价值观,这些都可能会阻碍他们去反省自身与积极成长。当然,哲学咨询的目标不只是解决来访者即时的问题,更主要的是为来访者提供积极的思维方式,以便问题再发生时,来访者自己能够更好地处理它。也就是说,哲学咨询师同时注重问题的缓解和预防复发。因此哲学咨询师既是咨询师也是教师,帮助来访者清楚地思考手头的问题,同时,也给了来访者以后提升他们思维能力的工具。当来访者能以富于哲学洞察力的思考方式对自身的的世界观、假设、偏见等进行检视,并能进行必要的实质改变,成长为自己行动的主导者,哲学咨询便达成了其最终的目标。
 

新浪微博(杨海锋_从内圣到外王);生生学堂儿童经典诵读QQ群(78196204);无形书院微信公众平台(cnsdww);
微信号(yhfyanghaifeng);电子邮箱(younghf@163.com)

版权所有:©生生学堂     浙ICP备1300726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187号